荐词:启邦兄的“荥经沙器”广告-----兼溯“那个阴暗多雨的季节”
2017-07-14 17:37:23
  • 0
  • 2
  • 13
  • 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被带到北京的砂锅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杨启邦


夜色中,我们爬上了宋家坪,走到屋子前面,静静心才敲开了两位老人居住的屋门。

那是七十年代初期,在“我们都有两只手,不在城里吃闲饭”口号下,大批大城市的居民,被赶到了农村,而有两位老人,从北京被赶到了成都,又从成都被赶到了荥经的烈士乡冯家三队,住在公路上边有一百米高度一个高岩下的台地上,这里叫宋家坪,有一个院子,住着好几户人家,最先发现《何君阁道碑》的牟剑老师家,就是在这里。

我是受朋友石章辉的“蛊惑”去的,因为他说:冯家坝来了两位老人,很有文化,也可能有书,我们去拜访一下,可能会借到书来看的。七十年代,是书籍奇缺的年代,好不容易找到一本书来看,对于我们来说,可谓是如获珍宝,所以在那个夜色苍茫中去了那个地方,企望能够达成我们找书看的心愿。初初从北京到成都,又到了这山区小县,两位老人在这里是没有亲人、没有朋友的,能够有人乘夜造访,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十分高兴的事情,但高兴中也还是有隐隐的担忧,我是看见两位老人交换的目光读出了那份担忧的: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是来做什么的?因为他们已经受够了年轻人的气了,“红卫兵”的年轻就让他们吃尽了苦头,从北京到成都到处都看到的是年轻的造反派的天下,尤其是他们经历了很多社会风雨的人,更是颤颤惊惊的在过着日子。讲明了来意,知道我们是慕名而去,他们才放下了戒惧的心理,与我们做了一些交谈。在交谈中,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终于弄清楚了他们是怎样的两位老人。男老人姓王,四川南川人,那个中草药研究最出名的地方。解放前家庭较为富裕,他曾就读于香港“南洋华侨商业学校”,可谓科班出身的人。后来辗转于各个地方工作,最后去了北京,文革前与女老人结婚。女老人姓周,出身于东北,其来历可谓大也:她的丈夫是东北大帅张作霖的副官长杨宇霆的二儿子,可谓出身富贵人家,名气也大,解放前就住在北京,是工商联人士,第一次全国工商联大会她参加了的,并受到了毛泽东、刘少奇等很多中央领导人的接见,并合影留念。我们也是看了她和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合影,才完全相信了她的经历是真的。她之所以来到四川,是受现在丈夫王朝俊的影响,和四川有关系,才被赶到四川的。她是全国政协委员,是北京工商联的领导,但是在那个时候再好的身份也没有能够逃脱被赶走的命运。

第二次去冯家坝,没有什么礼物可送,选了一个当时烧制得最好的鼓子砂锅用米汤瀑好给他们送去,他们很高兴,当即就用了。砂锅烧煮的东西确实好吃,后来每次去,都要受到表扬。陆陆续续他们自己也添置了很多砂器,如汤瓢砂锅、药罐,王老头是个很讲究享受的人,他还添置了砂器火锅这样的奢侈品,因为他们来自于大城市,懂得很多的现代的东西,所以在农村养鸡养鸭的都是在四川农学院去选取的优良品种,这个在冯家坝是出了名的,而火锅正好是他们可以用上的东西。

随着“四人帮”被打倒,文革渐渐的结束,对于很多冤假错案的平反,落实政策,已经习惯了荥经生活的两位老人,也要回北京去了。八、九年的时间,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互相都给予了心灵与精神的慰藉,交换着看的书籍是我们联系的主要纽带。后来他们走了,回到了遥远的北京,也回到了大城市的生活之中。一九七九年底年,我出差到北京去,去到了两位老人家里,第二天就是八零年的元旦日,看见我去,两位老人很高兴,热情的招待了我,其间端了一个砂锅出来,放在炉子上,并问我还认不认得:结果就是我第一次送他们的鼓子砂锅,因为质量好,也因为他们精心爱惜,用了那样久还可以使用,并被带到了北京,从四川带一个砂锅到北京,对那个时代的交通来说,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真是多情多义的人。

我觉得,这个荥经砂锅算是送给了一个高层次的人了,毕竟和张作霖大帅还可以扯得上关系。


2016.10.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